天津女性
站內搜索
設為首頁 | 收藏我們 | 聯系我們 | 返回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 天津市婦女聯合會 > 女性天地 > 女性沙龍
做無齡感女人,在每個年齡都活出最好的自己
2018-07-06 14:17:55 編輯: 宣傳部

  編者按

  最近,被稱為“凍齡女人”的小燕為自己69歲生日寫下《安放“無齡感”的生活態度》的公眾號文章。看照片你絕對想象不出這是一個69歲的女人,她的公眾號“小燕涂筆”自我介紹里寫著:用年輕人的態度,過老年人的生活。

  在《迷人是一件時光的盔甲》一書里,作者說:“容貌與實際年齡相符合,一般人都是如此;比實際年齡年輕五歲,很多人都做得到;比實際年齡年輕十歲,不少人已經做到;看不出年齡,這才是一種境界!”

  無論是“無齡感”還是“凍齡女人”,似乎都在告訴女人:時光是一把雕刻刀,有的人隨著時光的流逝越發散發著讓人難以抗拒的美,而有的人卻過早地失去了勃勃的生機與迷人風采。而我們又常常忘記了,手拿這把刻刀的人,恰恰是我們自己。蘇芩曾說過,女人最先衰老的從來不是容貌,而是那份不顧一切的闖勁!

  無齡感,才是一個女人最好的狀態。心態決定狀態,年齡從來不是影響我們的衣著和對世界保持好奇的羈絆。困住我們的,也從來不是年齡,而是不肯刷新自己。女性應接納和承受住年齡和身份的焦慮,和它共存,同時按照自己的節奏,走自己的路,你就無比成功。

  一個人的生命氣象,往往從擁有高級的年齡觀開始。而高級的年齡觀就是——欣然享受每個年齡段的美好,在每個年齡都活出最好的自己。其實,女人這一輩子“活得有趣”,遠比“活成標配”更美,也更有意義。

  告別年齡焦慮,擁抱獨一無二的自己

  年齡是每一個女人都可能會有的恐懼,當你有猶豫,有糾結,當你內心的聲音開始和別人的聲音打架時,“不要過他人的生活,不要盲目認同別人定義的。”如果你不能放下對于“認可”的執著,無法承受挫折,那你根本不可能“成為你自己”。年齡的焦慮,身份的焦慮,不是一個做了什么就能根本去除的問題,女性接納和承受住這種焦慮,和它共存,同時按照自己的節奏,走自己的路,你就無比成功。

  -周小寬

  我們經常說:要做自己,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為熱愛而活。但是身為女性,到了一定的年齡,就會面臨各種焦慮。大多數人在乎的只是你有沒有完成自己的幾樣“人生大事”,而不是你活得好不好、美不美。

  對于我們每個人來說,如何在各種聲音中,不被別人的定義所捆綁,尤其對于女性來說,這個過程特別不容易。年齡,對你來說又意味著什么?

  女性獨立:當你感到年齡焦慮時,不要被別人定義

  年齡是每一個女人都可能會有的恐懼,我們的生理和面容會隨著年齡的改變發生變化,這是你無論怎么健身、整容都必須要去面對的一個現實。

  我們要從心理上去正確面對它,適應它,女人在這個過程中感到一些焦慮和惶恐是正常的。你會發現,在適當的年紀結婚生子建立家庭,成為某人的妻子或者成為媽媽,這是一種看起來最好的抵抗年齡焦慮的方法。而且很多人看上去,也因此過得不錯,至少“看起來”如此。

  但是,這個方法,它適用于多數人,不等于它就一定適合你。當你差一點要向多數人靠攏,向傳統的標準靠攏,向父母或者姐妹的說法靠攏時;當你有猶豫,有糾結,當你內心的聲音開始和別人的聲音打架時,我把這句話分享給你——“不要過他人的生活,不要盲目認同別人定義的。”

  因為大多數人的選擇,不一定就是對的,不一定對你就是合適的。因為你的生命是你自己的,你要首先為它負責,而不是為別人負責。反過來,你也別躲在父母和他人的后面,推給別人負責。因為在你的生活中,那個每天感受著一切情緒,會期待、會思考、會難過、會憤怒的人,是你自己,而不是別人。

  如果你在意別人的眼光,動輒得咎;如果你不思考別人的是不是就適合自己,那么你也就把過上自己想要生活的權力拱手相讓了。甚至,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內心究竟想過怎樣的生活。

  女性力量:當你堅持做自己時,要傾聽自己的聲音

  談論“做自己”,假裝瀟灑很簡單,但做到“無論如何堅持自己的理念”其實很困難。

  中國有悠久的歷史,也有著數千年男尊女卑的傳統觀念。從心理學角度,這種潛意識的代際傳承不能忽略,它不是隨著經濟和生活狀態的現代化,就能從我們的大腦中根除。這種思想深處的改變是需要過程的,而且會非常緩慢和艱難。

  這就是為什么很多現代女性明明畢業于名牌大學,有著收入不菲的工作,經濟獨立,但在面對丈夫外遇時,第一時間想的還是怎么打小三。而不是去面對婚姻的困局,開始冷靜思考。

  面對女性身份和年齡的焦慮,她們不是沒有自己的聲音,不是沒有努力過。但是要和龐大的深入骨髓的文化背景和代代傳承的主流觀念相抗衡,要改變潛意識中對自己女性身份的輕視、不認同以及焦慮,自己的聲音有時就顯得那么微弱那么渺小。

  該如何堅持自己的聲音?如果你豎起耳朵,一心只想聽到別人(父母、朋友、社會輿論)對你認可的聲音,那么你就很難再聽到你的自我發出的聲音。

  如果你不能放下對于“認可”的執著,無法承受挫折,那你根本不可能“成為你自己”。你至多,只能成為別人眼中的完美女性。

  女性勇氣:當你不被認可時,能堅守自己的界限

  人本主義心理學認為,人都是有自我實現的本能的。馬斯洛將人的需求分為五個層次:滿足了生理需求、安全感、愛和歸屬的需求,更高的層次是自尊的需求和自我實現的需求。

  你或許會有誤解,覺得這個需求的層級是不能逾越和改變的。其實不然。

  對人來說,較高層次的需要才是更重要的需要,才能給人們持久而真正的快樂。如果說婚姻和工作滿足的是你生存和安全感的需求,感知到真正的自己,把這個真正的自己實現了,才是更高層次、更重要的內心需求。

  希望你30歲就結婚的父母,可能覺得你的當務之急是滿足生存需要。因為在過去,一個女人如果沒有丈夫,她就難以養活自己和孩子,會備受歧視非常凄涼。這種潛意識中的危機感,也會印刻在你父母輩的腦海中。

  但是假如你現在30歲,即便不靠父母和男人,也能體面地生存,甚至你也能憑借自己的力量讓孩子得到良好的生活和教育。那么男人、婚姻甚至一份穩定的工作,就不再是你滿足基本生理需要和安全感的必需品了。那么你就自然會有滿足自己更高一層需求的渴望:愛、自尊和自我實現的需要。

  很多人覺得,和父母或者大環境抗爭很艱難,維護自己的想法,似乎就是對父母的背叛。

  但是,換一個角度,一個你并不滿意的婚姻或者工作,如果是父母或主流標準讓你去選擇的,那么你或許滿足了父母,卻是在背叛自己。

  “如果我可以養活自己,給自己安全感,覺得自己有價值,那么此時此刻,我就可以走向自我實現的需求,而不需要在基本需求上浪費時間。”這是這個時代賦予你的幸運,你比你的父母要更幸運。

  年齡的焦慮,身份的焦慮,不是一個做了什么就能根本去除的問題,女性接納和承受住這種焦慮,和它共存,同時按照自己的節奏,走自己的路,你就無比成功。

  困住女人的不是年齡,而是不肯刷新自己

  女人更容易在年齡問題上莫名焦慮,甚至作繭自縛。其實年齡不該成為我們身上的緊箍咒,而應該成為生命豐盈的刻度。每個年齡,其實都有每個年齡的味道,每個年齡,其實都是恰到好處的自己。做女人即是做自己,你內在的一切就是你作為女人的身份。女人,真的不必太在意臉上是不是多了幾根皺紋,體態輕盈和心靈豐盈才是“凍齡”秘訣。欣然享受每個年齡段的美好,在每個年齡都活出最好的自己。

  -胡楊

  那天看到一直關注的“黎貝卡的異想世界”公眾號在征集“50+凍齡女人”的話題,回想自己也屬于50+了,于是發微信到:“我沒凍齡,我凍的是體重、身材。體重是高中時的,身材比大學時還好……”

  也是在這個公眾號上,我看到49歲的“凍齡女人”WE的一句話:“沒有穿不了的衣服,只有保不住的身材。”

  沒錯,生活中我們常常被這樣那樣的條條框框束縛住,尤其是女人,更容易在年齡問題上莫名焦慮,給自己念緊箍咒,甚至作繭自縛。而心態決定狀態,年齡從來不是影響我們的衣著和對世界保持好奇的羈絆。

  女人要“活得有趣”,不要“活成標配”

  “我30歲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我33歲前必須要孩子”“我都36歲了,還帶著孩子,估計離婚很難找到合適的人了”“都這個年齡了,還講究什么”……

  你也許對以上這樣的話語并不陌生。俗語道:“什么年齡就該干什么事”,這句話本無問題,問題就出在——你被這個問題捆住了。

  前幾天在聽網易公開課蔡璧名的《正是時候讀莊子》第一講時,聽到這樣一句話:我們大多數人都活在They,很少人活在I。

  的確如此。女人到了什么年齡就該結婚,到了什么年齡就該生孩子,到了什么年齡就該買車子、買房子,到了什么年齡就該當某長……于是乎我們把生活過成了競技場,忙著追求“標配人生”,而忘記了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獨特的生命節律。

  蔡璧名還用了形象的比喻:我們就像一只只梅花鹿,都急著給自己身上打印記,而忘記了生命的根本意義。

  而一旦你在認定的年齡段沒有完成既定目標,就會很容易陷入深深的焦慮中。

  毋庸置疑,當人生只剩下標配生活,活著就可能如行尸走肉。就像那句話說的“感覺大家35歲就死了,70歲才埋。”

  其實,女人這一輩子“活得有趣”,遠比“活成標配”更美,也更有意義。

  女人每個年齡,其實都是恰到好處的自己

  在一期綜藝節目中,主持人問1965年出生的劉嘉玲:“你最享受人生的哪一段時光?”劉嘉玲說:“最享受現在,此刻就是我最好的時光。”

  主持人問:“為什么?”劉嘉玲說了一段讓人記憶深刻的話:“20多歲的女孩就該是20多歲的味道,青春洋溢,很美;30多歲的女人了解了很多生活,眼睛里開始有了故事,也很美;50多歲的女人,像我,雖然皮膚的質地沒那么漂亮了,但我眼神的光芒卻是年輕人沒有的。每個年齡,其實都有每個年齡的味道,每個年齡,其實都是恰到好處的自己。”

  作為劉嘉玲的同齡人,我也有同感:現在是自己最美的時光。年輕時,不愿意看鏡子里的自己,總覺得自己“不夠好看”;現在每每遇見自己,都會滿心喜歡。

  那天看余世存的《老子傳》到后記,有句話深表同感——“一個人的幸福程度在于他面對自己時微笑致意的程度。”一個可以面對自己微笑致意的人,一定是內心開出花朵的人。那是不斷刷新自己、修煉內心的結果。

  據英國保險機構一個全球調查顯示:中國人最怕老。中國人不僅最怕老,而且把每個年齡段都過得憂心忡忡……每個年齡段的我們,似乎都不太喜歡這個年齡段的自己,所以我們一輩子都過得——不太快樂。

  也許“不快樂”的原因有很多種,但最關鍵的那個恐怕就是——我們都活在“they”而沒有活出“I”。

  偶然看到好萊塢女明星維奧拉·戴維斯說:“不要過他人的生活,不要盲目認同別人定義的。做女人即是做自己,你內在的一切就是你作為女人的身份。”

  做自己,活出自己,多么簡單的話語,但是要做到,其實真的很難。

  高級的年齡觀,為你帶來開掛的人生

  說到年齡,我們想到的就是身份證上的那個數字。而心理學家希爾曼研究大量案例后發現:“那些人生過得特別精彩的人,往往在四種年齡上都擁有高級的年齡觀。”這四種年齡分別是——

  第一種:生命年齡。就是身份證上所記載的法定年齡。

  第二種:生理年齡。生理年齡也叫身體年齡,就是身體器官整體機能所呈現出的年齡。生理年齡可小于生命年齡,也可大于生命年齡。

  第三種:容貌年齡。就是人的容貌特征所顯現出來的年齡。

  第四種:心理年齡。就是人的心理狀態所呈現出來的年齡。

  在我看來,除了生命年齡是“死數”,其他都是“活體”,尤其是生理年齡和心理年齡——大有可為。

  最近俄羅斯足球世界杯期間,C羅大放光彩。如今33歲的他,卻有著23歲的身體。這得益于他持之以恒的鍛煉、高度自律以及精心保養。皇馬的工作人員喜歡用“瑞士手表”來形容C羅的自律性。

  關于心理年齡就更是廣闊天地大有作為了。不為年齡所束縛,能夠在生活中始終保持活力,對事物充滿好奇并勇敢去嘗試,很多人到了七老八十還保有一顆童心。

  的確,我們很多人都被年齡“框”住了。其實年齡不該成為我們身上的緊箍咒,而應該成為生命豐盈的刻度。正如林清玄說的:“三流的化妝是臉上的化妝,二流的化妝是精神的化妝,一流的化妝是生命的化妝。”

  一個人的生命氣象,往往從擁有高級的年齡觀開始。而高級的年齡觀核心在于:肯定自己每個生命階段的價值,每個年齡其實都是恰到好處的自己;同時不斷修煉內心,刷新自己。

  “凍齡女人”WE說:“關于保養我認為是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磨。我的保養方法其實很佛系,追求如何在少折騰的情況下把顏值留住。我做的更多的是減法,而不是加法。比如說,少吃點,少化妝,少折騰頭發(少染,燙頭發),少買東西,少吃保健品……”

  也是,那些善于在生活中做“減法”的女人,好像都越來越美了。

  女人,真的不必太在意臉上是不是多了幾根皺紋,體態輕盈和心靈豐盈才是“凍齡”秘訣。而高級的年齡觀就是——欣然享受每個年齡段的美好,在每個年齡都活出最好的自己。

  讓我們學習說“謝謝”

  在日風漸薄的今天,我們越來越少發現涌自內心的謝意,不管是對人的,還是對天的。我要說:“每一天都是感恩節。”不是在生命退潮的黃昏,而是現在,我要學習說“謝謝”。我深愛這兩個字,這是人類共有的最美麗的語言。“謝謝”使人在漠漠的天地間忽然感到一種“知遇之恩”。“謝謝”使我們忘卻怨尤,豁然開朗。讓我們從心底說一聲:“謝謝!”——對我們曾身受其惠的人,對我們曾身受其惠的天。

  -張曉風

  我深愛這兩個字,這是人類共有的最美麗的語言。凡不肯說“謝謝”的人,是一個驕傲冷漠的人,他覺得在這個世界過的是“銀貨兩訖”的日子。他是工商業社會的產物,他覺得他不欠誰,不求誰,他所擁有的東西都是他該得的,所以他不需要向誰說“謝謝”。

  但我知道,我并不“該”得什么,我曾赤手空拳來到這個世界,沒有人“該”愛我,沒有人“該”養我,沒有人“該”為我廢寢忘食。我也許繳了學費,但老師那份關懷器重是我買得到的嗎?我也許付了米錢,但農民的辛勞豈是我那一點兒錢報答得了的?

  曾有一個得道的人說:“日日是好日!”用現代語言表達,我要說:“每一天都是感恩節。”

  不是在生命退潮的黃昏,而是現在,我要學習說“謝謝”。在日風漸薄的今天,我們越來越少發現涌自內心的謝意,不管是對人的,還是對天的。

  其實,值得感謝的豈止是天、地、日、月、星辰?天地三光之上的主宰豈不更該感謝?

  在這個茫茫大荒的宇宙中,我們究竟付出了什么而這樣理直氣壯地坐享一切呢?我們曾購買過“生之入場券”嗎?我們曾預定過陽光、函購過月色嗎?對于我們每一秒鐘都在享用的空氣,我們自始至終曾納過稅嗎?我們曾喝過多少水?那是出于誰的布施?

  然而我們不肯說“謝謝”。

  如果花香要付錢,如果無邊的年年換新的草原和地毯等價,如果喜馬拉雅山和假山一樣計石塊算錢的話,希臘船王奧納西斯的遺產夠付嗎?如果以金錢來計,一個人要獻上多少錢,才有資格去觀賞令人感動泣下的一個新生嬰兒發亮的眼睛和揮舞的小手呢?

  然而我們不肯說“謝謝”。

  古老的故事里記載:“漢武帝以銅人作承露盤,高二十丈,大十圍。上有仙人掌,承露和玉屑,飲之以求仙。”

  其實,漢武帝的手法是太麻煩了,承受天露是不必鑄造那樣高聳入云的承露盤的,如果上帝給任何卑微的小草均沾上露水,他難道會吝惜把百倍豐富的天恩給我們嗎?

  要求仙,何須制造“露水如玉屑”的特殊飲料呢?只要我們能像一個單純的孩童,欣然地為朝霞大聲喝彩,為樹梢的風向而凝目深思,為人跟人之間的忠誠、友誼而心存感動,為人如果能存著滿心美好的激越,豈不比成“仙”更好?那些玉屑調露水的配方并沒有使一個雄圖大略的漢武帝取得應有的平靜祥和,相反的,在他老年時一場疑心生暗鬼的蠱惑里,牽連了上萬人的性命。他永遠不曾知道一顆知恩感激的心才是真正的承露盤,才能承受最清冽的甘露。

  中國人的謙遜,總喜歡說“謬賞”、“錯愛”,英文里卻喜歡說“相信我,我不會使你失望的”。

  作為一個中國人,我更能接受的是前一種態度,當有人贊美我或欣賞我時,我心里會暗暗慚愧,我會想:“不!不!我不像你說的那么好,你喜歡我的作品,只能解釋為一種緣分,一種錯愛。古今中外,可欣賞可膜拜的作品有多少,而你獨鐘于我,這就使我感激萬端。”我的心在感激時降得更卑微、更低,像一片深陷的湖泊,我因而承受了更多的雨露。

  到底是由大地來感謝一粒種子呢?還是種子應該感謝大地呢?

  都應該。感謝會使大地更溫柔地感到種子的每一下脈動,感謝也會使種子更切膚地接觸到大地的體溫。“謝謝”使人在漠漠的天地間忽然感到一種“知遇之恩”。“謝謝”使我們忘卻怨尤,豁然開朗。

  讓我們從心底說一聲:“謝謝!”——對我們曾身受其惠的人,對我們曾身受其惠的天。

    來源:中國婦女報

站內搜索
  女性天地
為什么中國家長不能接受孩子... 02-02
兩個人究竟合不合適,從這三... 02-02
又睡不著了,怎么辦? 02-02
多睡覺能少吃糖 02-02
蜂蜜雖好不可亂喝 02-02
 
  品牌活動
首頁關于我們聯系我們
天津市婦女聯合會 地址:天津市和平區大沽路200號 郵編:300042
津ICP備05001058號
好彩一生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