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女性
站內搜索
設為首頁 | 收藏我們 | 聯系我們 | 返回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天津市婦女聯合會  >  婦女權益  >  經典案例
找證據 查真相 依法維護受暴者合法權益
2019-04-26 15:16:39 編輯:市婦聯網絡信息中心

  案例類型:婚姻家庭

  案例基本情況

  王某(女)和張某(男)于2009年登記結婚,2013年5月25日王某與張某在家中發生爭執被張某打傷,后王某赴醫院就診;5月27日王某向公安機關報案,要求處理張某的故意傷害行為。經鑒定王某的傷情為輕傷,公安機關予以立案偵查,后因缺少證據,沒有認定張某的故意傷害事實。之后,王某提起離婚訴訟,提出財產分割請求,并主張張某于2013年5月25日對其實施了家庭暴力,要求張某給予精神損害賠償并在分割財產時予以傾斜;張某同意離婚,但不承認實施家庭暴力,稱王某的傷是拉扯時摔傷所致,且公安機關也沒有追究其故意傷害的責任。

  辦理思路及結果

  一審法院認為:王某在與張某爭執過程中受輕傷,但并無明確證據證明系張某實施家庭暴力導致,因此對王某關于家庭暴力的主張不予采納。

  王某上訴后,二審法院對王某提交的醫院診斷證明、傷情照片、鑒定材料進行了仔細核查,對雙方發生爭執中的具體行為、動作進行了詳細詢問,并把雙方當事人的陳述分別與王某的傷情部位、傷情類型和傷處數量對照,以判斷王某的傷情是爭執拉扯過程中自己摔倒所致還是遭受家庭暴力所致。二審法院補充查明了大量事實細節,包括:由王某在鑒定之前拍攝的照片可見其額部包裹紗布,左耳后至脖子處大面積青紫發黃,手臂、腿部多處軟組織挫傷;王某進行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時,檢驗所見:除額部縫合愈后瘢痕外,右膝內側、右膝外下方、右小腿脛前下段、左耳后至頸部、左大腿內側分別有24至44平方厘米不等的片狀挫傷。庭審多次陳述中,王某對張某施暴的具體情節均陳述一致,而張某對具體情節先后做出不同陳述,且其陳述的雙方發生沖突時的站位及具體推搡、拉扯動作與王某的傷情不能吻合。

  二審法院認為:雙方認可王某的傷情系雙方在家中發生沖突所致,對于是否構成家庭暴力的判斷,適用高度可能性的證明標準。張某對雙方沖突的具體經過數次陳述不一致,無論張某在與王某爭執和肢體沖突中采取的是何種具體動作,其肢體沖突的具體行為給王某造成了本案程度的損害后果,應認定王某主張的家庭暴力事實存在,故改判張某給付王某精神損害賠償金二萬元。

  以案說法

  本案中涉及涉家庭暴力案件的幾個常見問題:

  第一,區分一般家庭矛盾與家庭暴力。在大多數涉及家庭暴力的案件中,被主張暴力的一方常會主張雙方因一般家庭矛盾發生爭執、口角、有互相推搡等肢體接觸行為,并不構成家庭暴力。但當損害結果較為嚴重,從傷情數量及表現形態看超出通常認為的夫妻吵架推搡的正常限度時,此種肢體沖突應認定為構成“家庭暴力”的暴力行為。兩種情況需要依據法律規定和生活經驗進行區分判斷。

  第二,家庭暴力的舉證責任適時轉移。對于家庭暴力的事實,原則上應當由受害方承擔舉證責任;在雙方陳述事實的具體過程中,對于具體事實情節的證明,存在證明主體的適時變換。雙方均應對自己陳述的事實承擔行為意義上的舉證責任,事實詢問的過程中,存在舉證責任適時轉移。并且,民事裁判證明標準與刑事裁判標準不同。刑事案件不認定傷害責任的處理結果,不能當然作為民事案件中不構成家庭暴力的抗辯理由。

  第三,證據鏈的衡量。在涉家庭暴力案件的審理過程中,由于大多數案件中并無直接的視頻資料為證,因此當事人在庭審中的陳述、傷情的具體表現、各種間接證據對于是否構成家庭暴力的認定具有重要意義。通過詳細詢問沖突細節,將當事人陳述的細節與傷情進行比對,綜合各種間接證據考量是否形成證據鏈,有利于查清案件事實。

  點評:

  此案反映的是家庭暴力案件中常見的舉證難的問題。一般的家暴案件,由于缺乏目擊證人等直接證據,施暴人往往不承認施暴行為,以此推脫責任。此案中又有公安機關以證據不足為理由而未追究施暴方責任的不利因素。但是,二審法院,沒有受到刑事案件未立案的影響,而是根據家暴案件的特點,結合雙方當事人陳述情況,適當分配舉證責任,將當事人陳述、現場照片、傷情鑒定等證據進行綜合比對,最終認定男方確實實施了家庭暴力,依法賠償女方精神損失二萬元,依法維護了受暴婦女的合法權益。

站內搜索
  婦女權益
戀人關系之間的給付是贈與還... 11-24
關于二手房買賣常見疑問解析 11-24
丈夫將共有車輛出售,妻子如... 11-24
夫妻分居滿兩年不能自動離婚... 11-24
公司非法辭退女工的具體應對方法 11-24
 
  品牌活動
首頁關于我們聯系我們
天津市婦女聯合會 地址:天津市和平區大沽路200號 郵編:300042
津ICP備05001058號
好彩一生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