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女性
站內搜索
設為首頁 | 收藏我們 | 聯系我們 | 返回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天津市婦女聯合會  >  我們關注  >  女性新聞
進疆70年 奮斗始終是戈壁母親的本色
2019-10-09 09:40:19 編輯:市婦聯網絡信息中心

  女兵進疆

  “戈壁母親”歡聚一堂

  “作為第四代兵團人,守好邊疆是我們的責任,這些都是母親傳給我們的,我也會傳給孩子們。”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九師一六一團六連護邊員欒麗麗告訴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

  1949年10月,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兵團政干校招收的150名女兵,徒步行進在西進部隊的洪流中,隨后是“八千湘女”進疆,一萬山東女兵和青年婦女進疆,以及全國各地婦女入疆。至1954年新疆軍區生產建設兵團成立,17.5萬人中,婦女有4萬余人,她們被稱作“戈壁母親”。

  進疆女兵創造了新疆乃至新中國歷史上一系列“第一”:

  第一個上共和國郵票的女拖拉機手張迪源,第一代女拖拉機手李明等姐妹,第一代康拜因手華淑媛等姐妹……

  60多年來,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在艱苦奮斗中不斷取得輝煌,2018年,兵團人口300.53萬人,生產總值2515億元,其中,“戈壁母親”們的貢獻功不可沒。

  進疆70年,當年風華正茂的姑娘們,如今已是白發蒼蒼的老人,她們還深深眷戀著自己的第二故鄉。

  一場女兵墾荒的豪邁壯舉

  時光倒回到70年前,在建設新疆的號召下,一場轟轟烈烈的參軍潮席卷全國,一時間,激情澎湃的有志女青年紛紛報名參軍。

  1950年,在“有志青年到新疆去,為祖國大西北貢獻青春”口號的感召下,一年內共招收湘女3862人。此后,1951年、1952年兩年間,《新湖南報》多次刊登啟事,招聘的均是具有一定文化知識水平和技術特長的人員進疆墾荒戍邊。

  進駐新疆的女兵,不只是湘妹子。

  1951-1952年,約有8000名湘女進疆,后又從華東招了2000多名部隊女護士,從山東征了3000名女兵,1954年,又從山東征了7000名女兵。到1954年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成立時,部隊中女性的比例增長到40%。

  從此,曾經無人的荒原上有了巾幗英雄的豪邁身影,曾經無人的綠洲有了代代相傳的生命,新中國屯墾戍邊的偉大事業有了綿延不斷的傳承。“八千湘女”也成為第一批偉大的“戈壁母親”。

  在新疆屯田墾荒,是一場艱巨、漫長的戰斗。面對望不到邊的沙漠戈壁、堿灘沼澤,數千年來,幾乎沒人夢想過能從那些地方長出糧食。這些女兵們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在荒涼的戈壁留下了青春和生命的印跡。艱苦的條件下,她們以強烈信念支撐著奮斗的生命,許多人成了建設新中國的佼佼者,創下了新疆的眾多“第一”。

  “戈壁母親”用青春和汗水書寫歷史

  85歲的李桂芳來自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七師十團,退休后就住在連隊,跟孩子們在一起。她向記者回憶了自己的經歷。

  1952年,18歲的李桂芳和上千名山東姐妹奔赴新疆,懷著一片赤子之心建設邊疆。她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一代女拖拉機手之一。1957年,她三進北京,一個星期內兩次受到毛主席的接見。

  剛來到兵團,李桂芳選擇了當一名女拖拉機手。開荒造田的年代,李桂芳所在拖拉機組的主要任務就是在鹽堿地上推土。年底的表彰大會上,領導說,李桂芳的拖拉機班組一年干了十年的活兒。看著一片片良田在她們拖拉機的轟鳴聲中被開墾出來,李桂芳有著說不出的成就感、自豪感。

  1960年,李桂芳結識了機車組的李玉書,兩人在開荒一線相愛、結婚。

  有一次,開了一天一夜的拖拉機,李桂芳已是筋疲力盡。當她站在履帶上保養拖拉機時,竟一頭栽了下來。當時她懷有身孕,這可把同事嚇壞了。可李桂芳只是躺了一會兒,笑著說了句沒事,就又爬上拖拉機的履帶,繼續保養拖拉機。

  開拖拉機這份工作,李桂芳一干就是20年。由于工作出色、干活兒拼命,她被大家稱為“拼命三郎”“鐵娘子”。一路走來,從女拖拉機手,到機務排排長、機務副連長,李桂芳每一次成長的背后,都承載著無數個日日夜夜的忘我付出。

  茫茫荒原,在她們手中變成了千萬畝的良田……

  “我是1951年參軍來新疆的,那時我16歲。到烏魯木齊后,上級就分配我學護士或者文書,但我堅決要學習開拖拉機。當時領導說我太小,我還理直氣壯地回答‘我已經是一個兵了,不小,就要學拖拉機!’。”第一代女拖拉機手華淑媛談起了當初想當拖拉機手的決心和倔強。

  后來,上級尊重華淑媛的個人意愿,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她成了一名女拖拉機手。

  華淑媛回憶,剛進新疆時,自然環境十分惡劣,生產條件也很落后。湘女們從物產富饒的湖南來到茫茫的戈壁灘,“面對巨大的落差,激情消退后短暫的失落肯定是有的,但我們沒有退縮,而是以堅強的信念支撐著自己。”她們開荒種地、興修水利,和男軍墾戰士一道建設邊疆、保衛邊疆;傳播先進的生產技術和文化知識,為新疆建設和發展注入新的活力;與少數民族群眾手拉手、結對子;傳播現代理念、幫助生產生活,增進各族群眾交往交流交融。

  追憶過往,華淑媛說:“我們是這塊土地上的第一代女拖拉機手、第一代母親、我們的經歷會成為激勵后人的精神財富。”

  如今,84歲的華淑媛還經常和在石河子的老姐妹們一起去博物館,看看那里陳列的她們駕駛過的拖拉機。

  一家四代接續奮斗

  9月13日,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軍和田紀念碑前,94歲的沙海老兵董銀娃帶領一家老小四代人面向紀念碑行軍禮。

  碑體上的時間定格在1949年12月22日,這一天是和田解放的日子,也是董銀娃與這片土地的故事開始的日子。

  董銀娃告訴記者,創業初期非常艱難,沒有房住,戰士們就挖地窩子;沒有牲畜,就用人拉犁耙;沒有工具,就自己做扁擔、編筐子。戰士們用小推車推走一座座沙丘,用坎土曼砍斷盤根錯節的雜草根系,用人拉肩扛的方式,在塔克拉瑪干沙漠南緣開墾出萬畝良田,建起了四十七團。

  隨后幾年,董銀娃的女兒董鳳香和3個兒子董萬喜、董萬民、董萬軍相繼出生。從小受父親影響,長大后,姐弟4人一個也沒離開和田,他們接過父親手中的坎土曼,投身屯墾戍邊事業。

  董萬民告訴記者,父親經常教導他們,黨中央交付的任務還沒有完成,兵團的事業需要有人繼承,作為“沙海老兵”的后代,更要感黨恩、聽黨話、跟黨走。

  “本想留在烏魯木齊,但是爺爺堅持讓我回來,說和田更需要大學生。”董銀娃的孫女董玉說。

  “我是從四十七團走出來的,我的父母和家人都在四十七團。畢業后,我要回到家鄉,建設家鄉!”電話里,正在安徽財經大學上學的董銀娃的重外孫女吳玉萱堅定地說。

  如今,董銀娃一家四代22口人,不少人在大城市上過大學、經過商,也曾走出過新疆,但受董銀娃的影響,他們最終全都選擇回到和田。

  ……

  如今,像無數“戈壁母親”那樣,新一代兵團人繼續守衛和建設祖國邊疆的這片熱土,千萬女兵墾荒新疆的豪邁壯舉正以另外一種形式得以延續。

  采訪結束時,李桂芳老人說,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我們這些老兵向祖國敬禮,用我們無悔的青春回報偉大的祖國!說著,李桂芳和老伴兒李玉書舉起右手,對著墻上的一張天安門的老照片,莊重地敬了一個軍禮……

  記者手記

  70年來,無數“戈壁母親”默默無聞,埋頭實干苦干。她們在荒涼的戈壁灘上拓荒創業,在那里生兒育女,組成了新中國屯墾戍邊史上第一批家庭,被譽為“新疆荒原上的第一代母親”,為新疆屯墾戍邊事業奉獻一生。可以說,沒有她們,就沒有兵團人的“家”。

  她們也是共和國建設史上最值得贊譽的女性群體之一。70年來,她們始終將“熱愛祖國、無私奉獻、艱苦創業、開拓進取”為主要內涵的兵團精神作為“傳家寶”,在安邊固疆、民族團結、經濟建設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各領域賢才輩出。

  當荒原中的新城拔地而起,“戈壁母親”們的腰身已不再挺拔;當沙漠變成綠洲,“戈壁母親”已是滿頭白發。她們所經受的一切和所奉獻的一切,這里的土地已銘記在心。

  / 背景介紹 /

  1954年,中央政府決定在新疆組建生產建設兵團。60多年來,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始終發揮著“推動改革發展、促進社會進步的建設大軍,增進民族團結、確保社會穩定的中流砥柱,鞏固西北邊防、維護祖國統一的銅墻鐵壁”三大作用。

  / 對 話 /

  我們的夙愿已經實現

  ——對話兵團第一代女拖拉機手李桂芳

  記者:給我們講講您當年“三進北京,兩見主席”的故事吧。

  李桂芳:1957年,我被評為兵團一級勞模。5月1日,我在北京參加當年的勞動模范大會,毛主席在天安門接見了我們。過了幾天,到了五四青年節,我作為新疆的代表,應邀參加了團中央舉辦的五四青年節慶祝大會,又一次受到了毛主席的接見。

  1965年,我又一次來到北京,應邀參加了全國機械化會議。后來,我的很多建議成為當時農業機械化生產發展的“金點子”。

  記者:當年為什么會選擇來到兵團?

  李桂芳:經常有人問我,在兵團艱苦創業,落下了一身病,這輩子后不后悔。我說,當年從山東青島來到兵團,從來沒有后悔過。我退休后還在七師住,你看,現在七師良田萬頃,高樓林立,不就是實現了我們的夙愿嗎?

  來源: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 王江平

站內搜索
  我們關注
鄰里守望·姐妹相助,本周三我... 06-12
“最美郊區房”引關注,專家... 06-11
“兩癌”救助再出新舉措 06-10
這樣的交流多多益善 ———我... 06-07
民心工程女性雙創服務活動預... 06-07
 
  品牌活動
首頁關于我們聯系我們
天津市婦女聯合會 地址:天津市和平區大沽路200號 郵編:300042
津ICP備05001058號
好彩一生肖走势图